当前位置:主页 > 京东店铺转让 >

串店沉浮录

时间:2022-08-12 19:02

60d1e079b00812779.jpg

北嘉伦水产市场靠近北京新发地3354,是著名的农产品批发地,在疫情期间曾受到特别关注。进入这里,首先看到的是一排茂盛的悬铃木落下淡黄色的绒毛。在右手边半开着铁门的深红色建筑里,有一家露天餐厅。

推开铁门,一个皱巴巴的招牌首先映入眼帘:“王大川”白色的店名赫然在目,两边黄色的小字写着该店经营类别“加工海鲜”“特色烧烤”。旁边的另一扇玻璃门上,有一条用毛笔写的横幅:万象更新。

这是王丽和他妻子现在租住的地方。200多平米,白天没有灯,光线昏暗。店里有十几张桌子。8月的周末,临近中午12点,这里的客人很少。偶尔有三两桌陪着外围工作人员,想在半天工作后点炒面或者盖浇饭“凑合吃两口”。他们没有太多选择。毕竟,“王大川”是北水嘉伦水产市场的最后一家餐馆。过去,有九家酒店相互竞争。

此时,我们的老板王力和老板刘淑云正在开放式厨房里加工新买的食材:9斤羊里脊肉,4斤鸡翅,4斤鸡胗。王丽切肉腌制。刘淑云搬了一个塑料板凳坐在他旁边,用竹签把加工好的肉串起来。厨房的温度不算太低,汗水从他们的太阳穴流下来。他们需要在接到最多烧烤订单的晚上之前准备好一切。

两个人一起拿着案板,配合默契,小山一样的肉不一会儿就被夷为平地。这种合作已经持续了12年。

12年,他们的餐厅从无到有,历经波折才得以生存:2014年禁止露天烧烤,2020年两次爆发,2022年5月北京禁止餐饮.

1976年,王力出生在河南信阳的一个小村庄。因为家里没钱,他读了初二就没再去上学。他跟着老乡来到北京平谷马长营,做了几个月的小工,建了一个电缆厂。后来,他拌水泥,搬砖,离开工地,进饭店端菜,打零工。

他的妻子刘淑云是老乡,比他小两岁。13岁辍学后,她开始端盘子,做保姆。他们刚结婚的时候,租了一个13平米的小房间。没有厨房,灶台放在门口靠窗的位置。没有地方洗澡,他们就拿个浴缸,拿条毛巾蘸水擦身。

2011年,这对夫妇开始在北水嘉伦水产市场门口卖烤肉串,靠的是他们在新疆一家餐馆的厨房里学到的技能。羊肉串,铁板鱿鱼,猪腰一天能赚几百块。

他们决定搬到北水嘉伦水产市场门口的板房。年租金在10万元的前期,购买设备8到9万元。如果你没有足够的钱,向你的亲戚借。他们向房主“说好话”,说服对方让他们的房租“一月一日付”。

生意兴隆。2018年,夫妻俩从板房搬到了市场里的独立商铺,占地80平米,房租也涨到了一年18万。

他们在酒店附近的老小区给亲戚和帮手租了一个房间,但他们并没有住在那里。2017年底,他们买了一辆箱式车拉货。车的空间挺宽敞的,夫妻俩睡在里面。

刚开始的时候,车厢里没有电,没有风扇,没有空调。“冬天冻死人,夏天热死人”。他们凌晨两三点下班,睡到早上七八点。这时,阳光已经温暖了车厢。王丽去附近的新发地批发市场买新鲜食材,刘淑云在店里收拾东西,在餐厅开始新的一天。他们不得不一直忙到深夜。有时候遇到凌晨三四点还不走的客人,就得留个“盯摊子”,往往要持续到天亮。

刘淑云并不觉得有多苦。“农村人就这样来了”。她相信,只要他们“勤奋、勤奋、有能力”,就会一直

2020年1月23日,武汉封闭,随之而来的是各种移动封锁和政策限制。直到3月中旬,疫情稳定下来,王力听说首都的餐饮业可以正常营业了,就把大儿子和两个侄子送到北京,再次“拼凑”王大川。三个人在北京隔离半个月,4月份开放。生意一下子“变好了”,店铺一天能赚8000元左右。虽然不比疫情前,但总算赚到钱了。

王丽夫妇留在了他们的家乡。"疫情让每个人都感到不安。"王力不是一个能闲着的人,所以他决定“在家乡找点事做”。他投资100万,打算在当地“办个串厂”,主要做串串加工。在村里雇佣不能外出打工的人,也能“拉动就业”。

2020年3月底,厂房开工建设。王丽夫妻和亲戚轮流挖下水道,接电线。工厂开业了,收到了第一笔生意。看到家乡的线厂走上了正轨,王丽留了下来,而刘淑云去了北京的“王大川”餐馆帮忙。

2020年6月10日晚上,刘淑云把自己的短发剪得整整齐齐,第二天零点就收了起来。11日,北京连续56天无本地新增病例的原纪录被打破。凌晨,新发地批发市场关门。

因为嘉伦北部的水产市场距离新发地批发市场只有500米,所以周围——个社区的人们不得不“一天三次”测量体温。

“王大川”附近的两家餐馆都有确诊病例。一名确诊患者在其他餐厅吃饭后,去“王大川”“说了一句话”。因此,“王大川”的主人被判定为“关系密切”。

刘淑云在自己的租赁办公室里与世隔绝了5天。这期间疫情越来越严重,新闻里确诊人数疯涨。6月17日,她带着两个侄子和一个嫂子被带到宾馆,开始了为期14天的集中隔离。

隔离期间,“王大川”餐厅也出事了。因为疫情来得突然,厨房里的东西都因为防疫要求被“破坏”了。

疫情之下,“很多东西都处理完了,运不出去”。工厂一个月能挣一万多,和扔进去的100万比起来,简直就是九牛一毛。王力安慰自己:“线厂可以经营很久。如果一年收不到,就要两年。慢慢来。”

话虽如此,眼下钱无处不在。王丽的妈妈已经服药很多年了。两个儿子,一个即将中考,一个到了谈婚论嫁的年纪。夫妻俩在县城给他买了一套80多平米的房子,还剩20万房贷要还。刘淑云有一个未结婚的弟弟,他们必须支付这笔费用。

在北嘉伦的水产市场之前,有9家餐饮店挤满了客人,但现在只有孤零零的招牌。半个月后,所有的标志和围栏都被拆除了。原来的一排餐饮店变成了生鲜配送仓库。

夫妻俩站在已经关门很久的“王大川”店里。80平米的店铺,承载了近7年的回忆,显得格外破旧。他们把自己还需要的东西消毒,把能用的设备拿走,把不能用的垃圾“卖掉”。

王丽和刘淑云在市场的路边重新做起了他们的老生意,摆摊卖麻辣烫。2021年5月,怀旧女孩王丽在北水嘉伦水产市场找到了一家新店。

在距离王大川原址100米的地方,有一家200多平方米的足疗店。王力接手,重振王大川。租金是每天每平方米6元。

“王大川”因为质量过硬,在市场附近积累了口碑。王力说他不挣不义之财。以前有商家卖便宜的食品包,十几个微波炉,外卖一个月就能赚很多钱。王丽夫妇拒绝了。

关门那几天,很多老客户问王丽情况:“什么时候开?”我在你家吃了一顿美餐。“王丽总是说,很快,很快。他又借了200,000元来翻新商店,更换设备和装修

开业期间,很多老客户都来捧场。王丽说,“来找我吃饭的几乎都是市场上卖蔬菜水果、鱼贝类的人。他们的生意也不好,来的次数也少了。以前没有疫情的时候,这些人轮流吃饭,每天都吃。三四个人喝了酒花了300多块钱。现在,我说,他们不来参加。他们说,‘老王,你不赚钱,就得打算花钱。’"

刘淑云于2021年9月23日回到河南掌管线厂。担心北京的餐馆入不敷出,他建议王力关掉北京的餐馆。但王丽还是一如既往的固执,决定继续扛着不断上涨的原材料价格和贷款压力,精心经营这个来之不易的店铺。

虽然生意大不如前,但在“防疫”的总要求下,社会逐渐趋于有序:防疫政策逐渐稳定,经济运行逐渐平稳,餐饮业逐渐恢复。

王丽把原来雇的店员从10个改成了6个,之后又减到4个。如果没有那么多客户,可以少买点货。王力说他不着急。他心里还有一个未破的希望:“坚持住,看看疫情能不能治好?”

早起做核酸。对餐厅进行日常消毒,用水取95%酒精,擦走廊、厨房、厕所、门把手。记录表格,填写日期、时间和你的名字。这是王丽今年4月以后的日常。

4月30日,五一假期第一天,北京防疫措施升级,宣布全市餐饮经营单位暂停五一假期餐饮服务。5月4日下午,北京市政府宣布,节后继续暂停用餐。

曾经热闹的北水嘉伦水产市场安静得可以听到鸟叫。路上几乎没有行人,只有几个加工净菜的工人蹲在路边,刷着手机。

根据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,2022年1-4月,餐饮收入13262亿元,下降5.1%;4月份餐饮收入2609亿元,下降22.7%。

不让人在大厅吃饭,意味着“王大川”必须依赖美团、饿了么等外卖平台的订单。当时外卖小哥进不去市场。每下一道命令,王丽就必须被送到大门口的岗亭。虽然他每天都在朋友圈喝酒,但是一天的营业额只有“八千八”。如果扣除给平台排名的600元,“基本等于没有”。

6月2日,北京发布《北京市统筹疫情防控和稳定经济增长的实施方案》,提出45条稳增长措施,包括对纳入全市生活性服务业发展项目和扶持范围的餐饮企业,最高给予核定实际投资额50%的资金支持;鼓励各区结合实际,对餐饮企业环境定期核酸检测费用和日常防疫支出给予一定补助。

各行各业似乎都在复苏,北水嘉伦的水产品市场再次繁荣起来。6月9日,市场所在的丰台区恢复用餐。王力接连发了三条朋友圈:“重要的事情说三遍,就可以吃饭了。”他又努力了,天天在朋友圈喊:“烤好了!”

与此同时,王力还开发了一项新业务“外卖盒饭”。每天中午骑着“小电驴”给周边订餐的工人送饭。生意最好的时候,一天的流水连饭带外卖能花4000元。

家乡的线厂也逐渐走上正轨:从最开始只能加工面筋制品,到现在可以加工各种肉类和海鲜。8月5日,刘淑云将厂务托付给大儿子,和亲戚一起轮班开车,历时9个小时来京寻找王力。

第二天是周末,王丽夫妇给店里的员工放假去玩。王力割肉,刘淑云割肉,依然合作得很好。

王丽穿着店里定制的红色t恤,背面写着:王大川,专业出类拔萃。刘淑云的左手腕上戴着一只金手镯,那是王丽送给她的

这是他们结婚的第二十五个年头,也是一起餐饮的第十二个年头。日子很长,水很长。他们都希望未来还有很长的路要走。